当前位置:首页 >> 安全警示

微调查:“朋友圈”别成了“坑”友圈

2015/10/26 13:54:25

随着人们对手机、网络社交的依赖越来越强,“朋友圈”作为一个网络熟人社会,逐渐渗透到生活的各个角落。但由于“朋友圈”属于封闭式传播环境,自我纠错能力弱,广告、谣言便充斥其间,严重污染了“朋友圈”的社交生态。

  公益?广告推销!

  今年初,辽宁铁岭市民吴凯在“朋友圈”中看到这样一条信息:“同仁医院丁桂聪主任恳请帮忙转!寻找需要助听器的孩子,澳大利亚著名华人慈善家计划在中国捐助10万只助听器,请将需要救助的孩子信息发到电子邮件中。”小吴的表弟正好患有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,小吴便把表弟的信息和自己的联系方式用邮件发给了对方,可等了三个多月对方仍没有回复,手机却经常收到一些推销进口儿童助听器的短信或电话。事实上,类似的消息于2012年就在微博上出现过,“但现在又不知被谁加上了同仁医院丁桂聪主任,而该院并没有这位医生。”小吴告诉记者。

  近日,新疆乌鲁木齐的杨女士在“朋友圈”参与某儿童摄影门店公众号发布的“集赞抽奖”活动,填写了联系电话,结果奖品没抽到,却隔三差五接到推销电话。“以后再不转发类似活动了,碰到这样收集个人信息搞轰炸推销的,得不偿失。”杨女士说。

  求助?涉嫌诈骗!

  “昨晚一高中生的钱包落在出租车里了,他是高三学生马上就要高考了,里面有身份证,名字叫孙超,联系电话……请朋友们转一转吧!”今年高考前夕,天津网友嘟嘟在“朋友圈”看到这条求助信息。该信息还在QQ群、微博等社交平台转发,很多热心人转发帮忙找“失主”。然而,有网友拨通电话后发现预留手机号的归属地为吉林省白城市,并非最开始传播的地区内蒙古赤峰市。据了解,该条消息已经在黑龙江、吉林等地出现,甚至内容都完全一样。

  除“孙超丢钱包”之外,“朋友圈”里还广泛流传着一个“张静杰寻找被拐走的三岁小孩”的求助信息,经警方调查发现,信息中的小孩照片是韩国一名童星。

  天津警方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网上流传的求助信息虽有一部分确有其事,但大部分是诈骗信息。这种求助电话,不排除有吸费电话的可能,或者是通过其他方式诈骗。

  游戏?套取信息!

  随着“朋友圈”的普及,借“朋友圈”传播的“测试”游戏成了犯罪分子套取用户信息的新伎俩。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政治部负责人说,当微信用户在查看并填写犯罪分子发送的网址链接时,后台数据库就对用户的微信号和姓名进行关联,获取用户的身份信息、微信数据和地理位置等资料,后患无穷。

  此外,某些微信公众号充当着传谣者的角色,通过发布谣言达到涨粉的目的,进而吸引广告投放牟利。去年,网信办发布了“微信十条”,用文明法治为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立规矩、划底线,向“朋友圈”谣言正面“亮剑”。中国社科院新闻所网络学研究室副主任张化冰认为,对于“朋友圈”里的信息,网民应该提高自身的媒介认知力和信息鉴别力,对一些自己无法确认的信息,可以通过网上搜索官方信息或致电询问等方式辨别真伪,然后再决定是否转发,如果觉得有疑点可通过正规渠道举报。

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沪B2-20050088-90